极速快乐十分-官网
下一章 上一章  目录  设置

2、02争论 ...

  •   “有什么想法?说说看。”林国旭周身气压极低,给人一种压迫感。
      
      “听完我说的话,别生气,别动怒。最重要的是,千万别以为我得了失心疯。”林元事先打预防针。
      
      “那得看你说什么。”林国旭掀了掀眼皮。
      
      被送进精神病医院,总比没命强!
      
      林元狠狠心,说了实话,“我怀疑你被妖怪盯上了,所以近期意外频发,事情走向越来越诡异。”
      
      “妖怪?”林国旭睨了儿子一眼,觉得这的确像是失心疯的说法。
      
      “我知道你不会信,因此起初没想坦白。可事到如今,再不把话说清楚,也许死了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。”林元神情严肃,一字一句道。
      
      林国旭沉寂片刻,反问,“知道为什么骗局简单,依然不断有人上当受骗么?”
      
      林元,“……”
      
      他面色僵硬,开口作答,“因为面对解决不了的困难时,他们把希望寄托在神佛身上,丧失了主观判断能力。这样一来,很容易被人牵着鼻子走。别人说什么,他们信什么。”
      
      林国旭微微颔首,食指轻点,“就好比现在你这样。”
      
      林元:他不是,他没有!
      
      可惜说的再多,他爹都不信。
      
      琢磨明白后,林元长长地叹了口气,心里不由升起一股挫败感——不愧是亲爹,没亲身经历灵异事件前,两人的反应如出一辙。
      
      想当年,他也是这么嗤之以鼻,大声驳斥。后来么……真香。
      
      “你信也好,不信也罢,先把平安符带身上。”说话间,林元掏出一张符纸硬塞过去。
      
      “刚才两辆车相撞,咱家的车什么事都没有,很诡异对不对?我跟你说实话,这都是因为我随身携带了大师给的平安符!”
      
      “这是一次性道具。帮忙挡下一劫后符纸会自动燃烧,化成灰烬。”
      
      说着,林元扒拉口袋,打算将五个手指头沾满灰尘,好好展示一番。
      
      林国旭看着儿子使劲折腾,十分无语,半晌才说,“知道病急乱投医是什么意思吗?”
      
      林元,“……”
      
      他不但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,还早就猜到他爹会有什么样的反应。事实证明,两人真就是鸡同鸭讲,完全没办法沟通。
      
      “跑车没事是因为专门改装过。前些日子发生了不少事,我怎么可能会没有防备?”林国旭冷声道。
      
      他花了钱,救了人,最后功劳被抢,这是什么世道?还有没有天理!林元忍不住怀疑人生。
      
      “画道符就能救人?”林国旭嗤笑一声,继续说,“骗钱的玩意儿你也信!”
      
      林元表情木然,“就当是被我骗一次,行不行?随便把符纸揣兜里就行,碍不着你什么事。”
      
      “这不是被你骗,是跟你一起蠢。”林国旭纠正。
      
      林元的情绪在暴走边缘徘徊,“反正平安符已经给了你,爱用不用。”
      
      说完,愤然离去。
      
      林国旭用拇指、食指捏住平安符,万分嫌弃地说,“这都什么玩意儿?怎么随便往我手里塞?”
      
      **
      日暮西斜,一辆的车在道观门前停下。
      
      付过账,林元整了整衣角,缓步下车。等看见“清玄宗”三个字的鎏金牌匾时,他脚步一顿,神情颇有些复杂。
      
      过去他曾派人打听过“清玄宗”,大致了解过情况。
      
      这是家道观,建立时间已经超过百年,可谓历史悠久。
      
      道观里有真人(男道士),有女冠(女道士),都是火居道士。但即便是鼎盛时期,整个门派上上下下加起来,也不会超过五人。
      
      最奇怪的是,道观从不供奉香火,也不号召信徒们捐钱。道长们偏居一隅,常年在观内清修,仿佛与世隔绝。
      
      “原以为庙虽小,却供了真佛(慧明)。没想到清玄宗人杰地灵、人才辈出,就没有一个是好惹的。”林元嘀咕着朝里面走去。
      
      道观占地面积不大,看建筑结构,跟传统四合院相似。
      
      林元走了没两步,就听见悦耳、熟悉的女音在耳畔响起,“客人请到主殿来。”
      
      四周空旷,没有人烟,也不知声音是怎么传进耳朵里的。
      
      然而林元经历的次数多了,早已见怪不怪。闻言,他大步迈开,朝主殿走去。
      
      殿内,少女正伏案写作,容颜依旧稚嫩。
      
      只不过这回,林元再也不敢小瞧对方。他恭敬地在对面坐下,声音温润如玉,“请问女冠怎么称呼?”
      
      少女脆声回道,“我本名宋婧,师傅为我取名‘无尘散人’,叫本名或者称呼散人、无尘都行。”
      
      停顿片刻,她主动道,“年岁不大,今年二十有一。”
      
      林元狂汗。光看样貌,说十六七岁也有人信呐!散人您真是驻颜有术……
      
      忽然,灵光一闪,脑海中浮现起其他念头——慧明大师出门云游,该不会真的没留下任何联系方式?
      
      原本觉得道观里有个未成年,身为师傅,但凡有点责任心,怎么也不可能走远。可事实上,散人已经成年。抓妖实力怎样暂且不说,平安符是画的真不错。
      
      或许认定道观有人打理,慧明大师才放心远游?
      
      林元越琢磨越觉得就是这么回事。
      
      “师傅出门云游,不知归期。客人来的勤快,也见不着人呢。”宋婧嗓音清冷,不疾不徐地说道。
      
      “这次上门拜访跟慧明大师无关,我是专程来找散人你的。”林元清了清嗓子,义正言辞表示,“我想了又想,三张平安符不太够用,还是得买十张。”
      
      “一道符十万,不二价。”少女提醒。
      
      “可以。”
      
      商量妥当,少女重新拿出黄纸、朱砂、竹笔画符。两分钟不到,十张平安符画好。
      
      划卡付账后,林元郑重地将平安符收放好,心里稍稍松了口气。
      
      他是这么想的,甭管散人懂不懂抓妖,只要平安符能起效,一时半会儿就出不了什么事。有了足够的时间,不管是寻觅慧明大师,还是求助其他道观,办法挨个试一遍,总能把问题解决。
      
      当然,要是散人不但会画符,还精通其他业务,那就更好了。
      
      “散人最近有空吗?能不能跟我走一趟?”林元试着发出邀请,并绞尽脑汁,思考如何说服对方。
      
      谁知宋婧毫不犹豫报价,“跑腿费(辛苦费)二十万,事先支付,事情成不成都不退还。如果问题顺利解决,事后再支付五十万作为报酬。红包看着给,金额不限,没有也行。”
      
      报价跟慧明大师一模一样,分毫不差。
      
      林元,“……”
      
      清玄宗的道士都这么接地气的么?
      
      真是……太!好!了!
      
      **
      夜幕降临,林元带宋婧回了家。
      
      鉴于话已经挑明,他索性破罐子破摔,大大方方为两人作介绍,“这位是清玄宗的无尘散人,受邀前来帮忙。”
      
      “这位是我父亲,林国旭。”
      
      彼时林国旭正在吃晚饭,被这一打岔,立马什么胃口都没了。
      
      视线落在儿子身上,仿佛在看误入传.销组织的失足少年。
      
      林元,“……”
      
      要不是亲爹,他早就撒手不管了!
      
      林元黑着脸靠近,小声道,“我好不容易才把人请回来,你客气点。”
      
      转过身来笑靥如花,“散人,要不我带你到处看看?”
      
      宋婧还没来得及回答,不远处暴喝声响起,“看个屁!让她滚!”
      
      林元瞠目结舌,呆立当场。他怎么都没想到,自己说的口干舌燥,他爸居然这么不给面子。
      
      他刚要说什么,却见林国旭额头青筋直跳,像是快要压抑不住心中怒火。
      
      林元顿时没了脾气。这人就是个老顽固,他能怎么办?
      
      宋婧驻足凝望,良久无所谓地说,“好吧,那就不叨扰了。”
      
      说完,举步往外走。
      
      “哎——散人?”林元连忙快步追了出去,边追嘴里边解释,“我爸不信这些,总以为都是骗人的。不管他说什么,您都别往心里去。”
      
      宋婧停下脚步,认真道,“我没有生气,只不过有了点头绪,需要做进一步调查。”
      
      “已经有了头绪?这么快!”林元又惊又喜。
      
      “恩。”宋婧应了声,叮嘱道,“明天早晨道观见,我有话要问你。”
      
      “没问题。”林元爽快应下。
      
      **
      送贵客出门后,林元打算返回客厅,跟父亲理论一番。可是观念难改,语言太过苍白无力。踌躇半天,他长叹一声,心说要不干脆回房休息算了。
      
      不料经过客厅时被叫住,“你给我过来!”
      
      他不想吵架,对方却不肯放过他。林元不情愿地挪动脚步,慢吞吞靠近。
      
      林国旭怒不可遏,大声斥责,“世界上没有妖怪,要我怎么说你才明白?”
      
      林元估摸着,在亲爹眼里,自己大概已经走火入魔,被成功洗.脑。
      
      然而在他眼里,父亲顽固不化,拒不合作,实在让人头疼。
      
      沉默许久,林元缓缓开口,“17世纪前,欧洲人认为天鹅都是白色的。所有人都这样坚信着,没有一个例外。但是后来,他们发现了澳大利亚的黑天鹅。”
      
      “你想说什么?”林国旭抿紧嘴唇。
      
      “你没见过,不代表这世上不存在。”林元一字一句道,“错的是你,所以我不会道歉。”
      

  • 作者有话要说:  林国旭:我们要崇尚科学
    林元:爹,亲爹,别再聊科学了行么,胃疼。
    **
    宋婧:我以为改日=明日,万万没想到,是当天傍晚时分=-=
    林元:这都是因为我对清玄宗爱得深沉!
    **
    截至5.7
    感谢 安静是啥? 的浅水炸弹
    感谢 yyyyyx2 的火箭炮
    感谢 宅酱x2、言玥茹、南宫沉枫 的手榴弹
    感谢 30336462x2、言玥茹x2、青丝如故x2、西子、酱x2、清茗ギ、18°的柠檬C、安静是啥?、南宫沉枫、宅酱、33561321、◇岁华尽摇落。、是瘦瘦的so啊、DORAEMON、19844465、沐依依、篱笆人、安、33778809、TaT、苦丸子 的地雷
    非常感谢大家=3=

  •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,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。[我要投霸王票]
    • 网友:
    • 评分: 2分|鲜花一捧 1分|一朵小花 0分|交流灌水 0分|别字捉虫 -1分|一块小砖 -2分|砖头一堆
    • 内容:
    •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注:1.评论时输入br/即可换行分段。
    •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.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