极速快乐十分-官网
下一章 上一章  目录  设置

4、豪门娱乐圈 ...

  •   第4章
      
      “阮小姐说:没时间,您得提前排队,领个号。”赵秘这话一出口,在场的几位不约而同的笑喷了。
      
      季度的弟弟季节也在其中,忍不住吐槽:“排队领号,亏她真敢说,当这是银行大厅呢,第10086号曲小少等到C窗口办理业务。”
      “肯定是小少平时太宠她了,看看,这都爬到脑袋顶上作威作福了!”
      “赵秘你这说话都不知道委婉着点,多让小少尴尬啊!”
      
      起哄的逗趣的声音都响起来了,一个个坏心眼的不得了,赵秘一摊手,表示冤的很,不是他不想委婉,而是小少根本不吃这套。
      上一个在转达旁人对话的时候用了委婉的措辞,导致曲见琛接收信息不够直面,后来就给解雇了,打那以后大家就明白了,他们小曲总不是一般人。
      
      这时候,听到赵秘转达的无情拒绝,曲见琛不仅没有半分丢了面子的恼怒,反而是眉头高高的一挑,嗤的笑了出来:“不错,的确是长能耐了,让我刮目相看。”
      若是以前的阮棠,只怕早就巴巴的跑来献媚,然后贪婪的要这个要那个。倒不是说曲见琛抠门,这位金主是圈内数一数二的风流多金,一掷千金不在少数,但是你表现的太蠢,一张脸再好看也显得无趣起来。
      现在这妮子吃了亏,倒是学的会玩情趣了。
      
      曲见琛摩擦着手里的茶杯,一双桃花眼微微眯起,略一沉吟后吩咐道:“去挑一套首饰给阮小姐送去,顺便排个号。”
      他说着,低低一笑,像是发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。
      
      赵秘应下,听到他的笑声顿时眼皮一跳,意识到这位爷是真的感兴趣了,就是不知道阮小姐能让他维持多久的兴趣。
      
      处理完这事,他踌躇了一下,又汇报讲:“小少,陶小姐刚才来电话,想见您一面。”
      
      “她去时钰的剧组试镜了?”曲见琛的声音听起来毫不意外,“效果应该不怎么样,她长相不够出挑,估计时小二看不上。”
      
      提起时钰一旁的季节好奇的眨眨眼,他知道这位,时家二少爷,圈子里都喊时二哥,出了圈也是大名鼎鼎的时导,也就曲见琛敢调侃着喊一声“时小二。”
      而且人家和他们还不是一个层次的,不像曲小少玩起来生冷不忌,什么人都能和他搭上话,时钰身边的好友除了他哥季度,就是曲小少,这么多年也就这两位走进了他的眼。
      
      赵秘:“那您见见?”
      
      曲见琛摆摆手:“没空,七爷快回国了,我这正忙着给他备礼呢,其余的都往后放放。”
      说的就好像,刚才让赵秘去请阮棠,不是他一样。
      
      -
      没空搭理曲小少的阮大牌在做什么?
      忙着敷面膜呢。
      
      这具身体因为近期焦虑过度而稍显憔悴,皮肤泛着病态的白色,将膏霜轻柔的抹上去更显莹润。
      阮棠拿起镜子打量了两眼,发现这张脸比她自己的身体有七分相似,或许也正是因为相貌、姓氏相近的缘故,她才能与原身的身体如此契合,这也算是一种另类的缘分。
      
      她是死后绑定的恶毒女配系统,以做任务的方式来进入这具身体,不过阮棠并不拿自己当外人,也不觉得做任务需要苦大仇深,她一向随遇而安而且热衷于享受生活,既然身体给她了,那她肯定要好好对待。
      
      旁边的李茹忧心忡忡:“曲小少有意与你和解,这是一件好事。我也不指望你能从他那里捞到什么资源,你们俩能互不干扰就是最好的结果了。
      一开始我就不建议你和他纠缠,他的背景太深了,本人又是喜怒无常,上一秒对你缱绻细语,上一秒有可能就翻脸无情,这一点你应该深有体会才是!”    
      
      阮棠一边给脸颊做按摩吸收精华,一边敷衍的接话:“他什么背景啊,让你这么忌惮。”
      
      李茹都要给她家“漂亮蠢货”跪下了,恨铁不成钢的讲:“帝都曲家,你说什么背景,早些年涉黑,现在虽然说是正经经商但仍旧黑白两道通吃。曲见琛是谁,金融大鳄曲七爷的养子,一手栽培的继承人,你想玩他,完全就是不知死活!”
      
      岂料,阮棠根本没听进去前面那一长串,倒是在听到“曲七爷”三个字时感兴趣的眨了眨眼,她的声音悠闲自在,不着痕迹的往外抛话:“你对那位曲七爷好像非常忌惮,提起他连语气都变了。”
      
      李茹叹气:“这是当然了,你根本不懂曲七爷这三个字的分量,抡起权势说是只手遮天也不为过。
      知道为什么喊做七爷吗,因为他前面有六个哥哥,结果这六位死的死伤的伤,你就知道他这个家主位置是怎么来的了,那可是当代枭雄,曲见琛在他手下长大,你觉得能差到哪去?”
      
      阮棠:“这样的枭雄为什么要培养养子做继承人,亲生的呢?”
      
      “没有,没什么亲生的。”李茹说起来如数家珍:“其实曲七爷只比曲见琛大十多岁,据说曲小少的亲生父母是为七爷死的,所以他当年才二十出头就收养了十岁的曲见琛。
      不过曲七爷没有亲生的不是因为他,而是因为他根本就不近女色,没有繁殖癖,哦对他现在也不老,最多也就三十六七吧。”
      
      说到这里,李茹脑海中警铃大作,连声道:“你问这些做什么,阮棠,你可别再玩火自焚了,再出事谁也救不了你!”
      
      阮棠斜睨了她一眼,放肆的笑:“瞧你这点出息,丢人。”
      
      李茹都要被这个没心没肺的女人气得倒仰,但是一通电话打断了她的话,接完之后,女人的脸色变得微妙古怪,讲:“时导的助理打来电话,没有说签合同的事情,但是约你在梨园见面细谈……”
      接完电话她尚觉得不可思议,时钰那是什么身份,阮棠到底做了什么,竟然真的得到了对方的另眼相看!
      
      私下约见面,这是什么概念,据传闻秦影后看中《佳人旧影》的女主角,想约他单独见面详谈,换来的也不过是一句冷冰冰的请按规矩试镜,阮棠不过是试镜一个女二号,哪来的这么大面子?
      
      “说起来为什么是约在梨园,女二号本身似乎没有和梨园相关的剧情,还是说时导去梨园另有要事……?”李茹百思不得其解。
      
      阮棠好心的提醒:“不是女二,是女一号。”
      
      “哦,那就可以理解了,女一号舒妧是有原型的,她早期唱过戏……”李茹下意识的接话,突然一个激灵反应过来:“等等,怎么会是女一号!阮棠你做了什么?!”
      
      阮棠看着她惊恐的模样,笑而不语,一切尽在不言中。
      
      她做了什么,那还用说吗?
      李茹震惊过后也慢慢缓过来了,这下终于想明白摄影棚里那十分钟发生了什么,她动了动唇,一时间竟然难以发声,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,整个人就跟做梦似的。
      
      就在这时,门铃声响起,阮棠翘着二郎腿动也不动,女王似的,抬手指了指门口,示意她去开门。
      
      李茹恍恍惚惚的就听话去了,推开门顿时满脸诧异:“赵秘?!”
      
      来人一身西装革履,看起来三十出头,很是儒雅斯文,正是曲小少身边的心腹赵秘书。
      他跟着李茹走进来,将礼盒放在桌上,目光略过阮棠略一停顿,便识趣的掩下双眸,笑吟吟的话语令人如沐春风:“阮小姐,这是曲总吩咐给您送来的礼物,您看看,若是不喜欢的话可以再换。他让我转达给您,说,在您这领个号。”
      
      他打开礼盒,一套钻石首饰映入眼帘,项链与耳环在灯光下折射出璀璨的光芒、熠熠生辉。
      
      李茹夸张的“嘶”了一声,被珠宝照的目眩神迷,暗道曲小少真是大手笔,这套首饰的价值只怕比阮棠巅峰期接一部女主戏的片酬都高,任哪个女人看了会不动心?
      想到这里,她不由担忧的去看阮棠。
      
      却,阮棠不过是轻飘飘的看了一眼钻石项链,淡笑着,宠辱不惊的道:“替我谢谢曲小少。”
      这套首饰的确是大手笔,但是还不至于让她眯了眼。阮棠是什么人,在穿越前她本身也是豪门,像这种送礼物一掷千金为美人的事情她也不是没玩过。
      她对曲小少还算了解,两人都是同类型的顶级玩咖,这种互动不过是将对方视为猎物的角逐赛罢了。
      
      没料到她表现的如此淡定,赵秘眼中闪过一丝惊异,随后微微一笑,应了下来,告辞。
      
      待人走后,李茹还没回过神来。
      
      阮棠微微俯身,修长的手指划过璀璨的钻石,随意的拨弄了两下,笑道:“既然这样,那正好戴着这套首饰去赴时导的约。”
      
      什么?!这是什么大胆的操作!
      李茹目瞪口呆,对她是又生气又服气,最后恨恨的一咬牙,说:“祸水,你仔细点别栽了!”
      
      这才哪到哪?
      阮棠朝她挑眉,一脸的漫不经心。
      
      -
      赴约当天,因着是梨园相会,阮棠特意换了一身浅绿色荷叶旗袍,勾勒出玲珑有致的身材,一头黑发上挽,脖颈处的项链闪烁着璀璨的光,钻石耳坠随着她的脚步微微晃动,更衬得那张昳丽的面容明艳动人。
      她还真就戴上了。
      
      她一下车,就见时钰的助理小秦在外面等候多时了。
      
      小秦将人引进去,说:“阮老师,时导现在在后台,您跟我来。”
      这称呼就比第一次见面时的“阮小姐”正规、恭敬多了,显然是上次试镜颠覆了他的认知。
      
      阮棠跟着他走进后台。
      
      时钰正在和一位京剧老师低声说着什么,听到动静抬起头来看她,清冷的面容古井无波,一双黑眸波澜不惊,声音清冽:“过来。”
      
      阮棠的眼眸眯了起来。
      时钰身上那股禁欲而古板的气息,真是让人忍不住想要打破,看他失态起来是什么样子呢……
      
      

  • 作者有话要说:  更新时间调整一下,改成每天上午九点,爱你们w
    本章下留言,更新24小时内20个红包掉落。
    突然心疼曲小少,项链是他送的,结果阮棠戴着项链撩了他兄弟;阮棠是他先发现的,后来这女人撩了他小爸爸,当他小妈。
    阮棠微笑:“小少,你是想喊弟妹还是喊妈?”

  •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,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。[我要投霸王票]
    • 网友:
    • 评分: 2分|鲜花一捧 1分|一朵小花 0分|交流灌水 0分|别字捉虫 -1分|一块小砖 -2分|砖头一堆
    • 内容:
    •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注:1.评论时输入br/即可换行分段。
    •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.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