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任是无情也动人[快穿]》洛拾意 ^第3章^ 最新更新:2019-01-28 09:13:22 极速快乐十分-官网_手机版
极速快乐十分-官网
下一章 上一章  目录  设置

3、豪门娱乐圈 ...

  •   第3章
      
      连空气都跟着安静下来,摄影棚内的气氛都弥漫着一股紧绷的压力。
      
      阮棠却像是完全没有察觉到危险一般,她的手搭在男人宽阔的肩膀上,白瓷般的脸颊微侧,姣好的红唇弯起浅浅的弧度,挑衅般的凑到凑到时钰的耳边,声音轻柔甜蜜似情人呢喃:“您还真是不解风情,及时行乐不好吗?”
      
      及时行乐。
      时钰咀嚼着她的用词,冰冷的手指抚上阮棠的脸颊,黑沉的眼眸突然绽放出火焰般的光芒,将眼前的女人锁定,发出若有若无的轻笑声,慢条斯理的道:“既然如此,那便让我看看,小姐想要如何行乐。”
      他的声音不紧不慢,却带着一股猛兽在捕捉猎物前的危险前奏。
      
      两个人都将对方视为自己看中的猎物,鹿死谁手,各凭本事。
      
      -
      几位面试官从一开始的错愕诧异,到此时脸上已经渐渐浮现出惊异的神色,他们互相看了一眼,都看到对方眼中与自己相同的意思。
      
      阮棠擅自篡改了试镜的戏,她摒弃了女二号的戏份,直接去演女一号,何其自信、何其胆大。而且最令人诧异的是这段女主角与男一号的戏份完全脱离了剧本,整场都是时导与她在即兴发挥!
      
      眼前的女人哪里会是大众眼中的花瓶女星,她的一举一动皆是风情万种,一颦一笑间都带着致命的诱惑,便像是包裹着甜美外衣的罂.粟、引人堕落的妖物,明知前方是地狱,但仍旧让你无法抗拒。
      
      这一刻,所有人都为之动容,她不是阮棠,就是他们心目中的舒妧,那个在动荡不安的民国时期仍旧风华绝代,挑的各路军阀为她争风吃醋的祸水!
      也只有眼前这个女人,能担得起这样的称呼。
      
      这一刻,一向高冷的时导打破原则亲自下场,引导她入戏已经不是令人诧异的事情,而是理所当然,她有这个资格,让时钰另眼相看。
      
      季度看的目瞪口呆,突然从桌上扒拉出手机,打开微信群,发出惊天的嚎叫:“阮棠牛逼!牛逼!!!”
      
      群里,大家还在热议他之前那条消息,调侃曲小少的前小情人竟然慌不择路的撞到时钰的片场,还有嚷着要看直播的,结果等了半天就等来这么一句感慨,所有人:????
      “出什么事了,季度你直播啊!你特么的别光嚎啊!”
      
      但是季度已经来不及给他们直播了,因为在他发完这条消息时,场上已经发生了新的变化。
      阮棠在时钰的怀里翩翩起舞,短短几个回合看的众人目眩神迷,简直就是梦回民国,亲眼见证了那场看似暧昧实则暗藏玄机的交锋,两个人之间泛着一股旁人无法融进去的特殊张力,当碰撞擦出亮眼的火花时,表演也结束了。
      
      阮棠停下脚步,朝男人眨眨眼,带着恶作剧成功的得意,调侃:“感谢时导为艺术献身。”说着,毫不留恋的松手搭在男人肩膀上的手,转身便要拉开距离。
      
      却不料,时钰的手微微用力,强势的将女人拉回到自己的怀中,一双大手紧紧的扣住她的腰肢,两个人的距离亲密到没有距离,他冰冷的唇压在她的耳边,声音不再清冽,反倒是带着一股暧昧的气息:“阮小姐擅做主张将试镜剧本改掉,是想做女一号吧。”
      
      阮棠听到旁边众人发出的整齐划一的抽气声,像是看到了什么骇人的场面。
      
      她半点不受影响,轻佻一笑,理所当然的答:“当然,因为我想做时导的女一号啊。”    
      
      是想做他戏里的女一号,还是他本人生命中的女一号……?
      这话便暧昧起来,由不得众人不去想入翩翩。
      
      时钰眯眼看她。
      
      阮棠笑的肆无忌惮,任由他怎么想都行。
      
      时钰道:“阮小姐对自己很有信心。”
      
      “时导今天夸了我很多次呢,倒是不像外界传言的那么不近人情,真是让我受宠若惊。”
      阮棠一笑,抬手将男人推开,“我试镜的时间太长了,便不留下继续打搅大家工作了,试镜结果可以传达给我的经纪人。时导……我们后会有期。”
      
      她转身,朝时钰摆摆手,毫不留情的走了出来,半点没有为角色争取的意思,像是笃定了时钰会选自己,又像是……根本不在意结果如何。
      
      在场的一群人已经抽气太多,开始渐渐麻木了。
      
      李副导将跌掉的下巴合上去,看了看外面,又看看时钰,迟疑的提醒:“时导,要不要休息一下再……”
      
      “继续吧。”
      时钰的声音冷冽,脸上又变成了一贯的冷清,仿佛之前那个阴冷而霸道的少将不过是众人眼中一场幻觉,工作狂仍旧是工作狂。
      
      季度猛盯着他瞧了两眼,忍不住感慨,时大魔王完全就是“台上入戏似魔,台下冷清如佛”,就是至今为止,能够达成让他台上入魔的也就只有阮棠一人。
      他、曲见琛、时钰都是从小一起长大的,但是这还是他头一次看到冰山失态呢!
      阮棠,牛逼!!!真的牛逼!!!
      
      -
      
      阮棠不仅没有在一进去就被轰出来,反而在摄影棚里待了足足十分钟,相当于三个演员试镜的时间,这个认知在试镜等候间引起了轩然大波。
      
      她走出来的时候,李茹和小宋赶紧扑上来,后者立刻敬业的递粉扑递眼影各种化妆品,前者是一个劲的抓着她的手,紧张的问:“十分钟,你在里面干什么呢,是不是试镜通过了???”
      
      阮棠拍开她的手,接过粉扑微微补妆,随后才对李茹勾唇一笑,坏心眼的逗她:“回去等通知。”
      
      李茹:“……靠!”你学工作人员的口气敷衍我!
      
      但是她在里面试镜十分钟的事情,再傻的人都能看出来这里面的不同寻常,李茹估摸着这事是成了,便也没有在公共场合和她计较。
      
      阮棠往外走的时候,恰好下一个试镜的演员就是陶满柔,后者的脸色已经控制不住的难看,内心慌张更是不言而喻。
      陶满柔死死地看了她一眼,仿佛是在看仇人一般,在阮棠看过来时又像是触电一般迅速收回视线,走了进去。
      
      一进去,就凉了。
      
      平心而论,陶满柔的确为这个女二号做了充足的准备,演的也还算出彩,但是这三分钟她再怎么努力,台上的几位面试官都像是沉浸在上一场试镜的回味中,难以将注意力放在她身上。
      没办法,你能想象吗,一个活生生的女主角,整部戏中艺术的载体就站在他们的眼前,这种震撼在前,谁特么还有心思看陶满柔啊!
      
      陶满柔出去的时候,眼泪都要决堤了。
      
      几位面试官在探讨:“你们觉得怎么样?”
      
      “这个陶满柔演的还行,虽然有点稚嫩,但是也是个好苗子。”
      
      时钰突然开口:“她不适合,如果和阮棠对戏会被压制的死死地,没有半点张力。”    
      
      季度惊了,“这么说女主角就定下阮棠了?”几位影后和一线女星为这个角色明争暗斗,时钰始终没有定下人选,最后花落花瓶?
      当然,看完这场试镜的人都不会觉得她是真的花瓶。
      
      时钰淡淡的看了他一眼,说:“外形、气质符合,但是演技不过关,她的出彩表演都是因为她在本色演出,她演的不是舒妧,就是她自己,阮棠。”
      
      “那你是……?”
      
      “演员的潜力需要导演去挖掘,能发挥出来多大的空间同样看导演调.教。”时钰站起来,语气高傲却又让人觉得理所当然,他说:“我可以。”
      
      “接下来你们继续面试,李导联系一下阮棠的经纪人,查一下她接下来的行程。”
      
      季度:“……”得,还是看上了!
      他摸了摸下巴,突然有点好奇,这阮祸水会不会就像《佳人旧影》里的舒祸水,舒妧惹得各路军阀为她发起战争,阮棠……
      嘿,他很好看他们曲小少和时导哦。
      
      -
      帝都,梨园
      京剧是□□国粹,虽然随着新时代发展而渐渐成为小众,即便到现在仍旧有不少爱好者,不过除了这些受众以外,听戏对于上流圈子里的贵公子们,也不失为一种消遣。
      当然,有人听得是戏,有人看的是人,那曼妙的身姿在台上舞动,长长的水袖一甩,如黄鹂的嗓音响起来,确实是一种享受。
      
      二楼包厢里,一群人对着季度发来的微信一个劲的起哄,说想见见这个让季度大喊“牛逼”就是不告诉他们发生了什么的大明星,当然究其根本还是在闹曲见琛。
      
      吵吵嚷嚷间,当事人曲见琛稳如泰山,他坐在梨花椅上,左腿搭着右腿,漫不经心的看着戏台子,听着大伙起哄才回头看了一眼,淡笑着,“就这点出息?”
      
      他这声音一响,全场立刻安静下来了。
      没办法,都服他。
      
      曲见琛被称作曲小少,是因为他养父是曲七爷,真正令人胆寒的一方霸主,但是这不代表他就是拼爹才有的今天。
      相反的,曲见琛可不是混吃等死的富二代,他是宾夕法尼亚大学毕业,专业就是金融,一看就是为了接七爷的班做准备,回国以后投资了数家公司,又创建了自己的娱乐公司,轻飘飘的就打下了一片基业。
      虽然比不上七爷,倒也不容小觑。
      圈子里这群混账们,从小谁也不服就是被小少治的服服帖帖的。
      
      这次来梨园也不是为了寻欢作乐,众所周知曲七爷爱看戏,小少这是想给七爷找点乐子呢。
      
      曲见琛拿出手机看了一眼,最上面是季度的艾特,后面是大家嚷着要看直播,结果这厮从头到尾就发了三句,只口不提试镜现场发生了什么,制造悬念无数,看的他哼笑一声。
      
      一边的好友凑过来怂恿:“搞了半天小少还金屋藏娇了这么一位大宝贝,连季度都被折服了,请出来让我们也见见呗?”
      
      曲见琛斜睨了他一眼,“想见?”
      
      众人起哄:“想啊!”
      
      曲见琛笑了,“她不一定想见你们。”
      或者说,她但凡聪明,都不会轻易的应下这份邀约。
      
      但是想起宴会上那抹嚣张的红色,他的薄唇勾起淡淡的弧度,还是想看看这个女人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应。
      
      “赵秘,去请阮小姐过来。”
      
      

  • 作者有话要说:  本章下留言,更新24小时内20个红包掉落。
    小剧场:
    最初,曲小少(戏谑玩味):阮棠不过是被我玩腻的女人。
    后来,曲小少(主动躺平):宝贝儿,来玩我吧!
    阮祸水:无趣点烟.jpg

  •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,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。[我要投霸王票]
    • 网友:
    • 评分: 2分|鲜花一捧 1分|一朵小花 0分|交流灌水 0分|别字捉虫 -1分|一块小砖 -2分|砖头一堆
    • 内容:
    •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注:1.评论时输入br/即可换行分段。
    •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.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。